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青春 > 逐鹿者 > 第兩百一十七章抉擇!(結尾)

   點擊進入原版閱讀
【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   

第兩百一十七章抉擇!(結尾)



  -    -    -    -    - 

<太-悠悠>小說щww.wodugu.com
    (全本小說網,www.TAIUU.COM)

    寬敞且明亮溫暖的大帳之內,帖木爾與著他麾下的一眾蒙古將領相對而坐。他們就這么面對面的坐著并未說話,聽著那帳外傳出的慘嚎與咒罵聲音,倒是顯得這帳內安靜極了。

    在大帳門口立有持刀的衛士,各個蒙古部落的長老與酋長們都在側耳細細聽著那帳外傳來的聲響。那每一句響聲傳來,就仿佛惡魔的嘴每吐出一個名字頓時就會有一個人被拉出去施刑,而所他所代表的部落也將會跟著完蛋。

    眼見這些人瑟瑟發抖的樣子,帖木爾心中充滿了報復的快意,這也就是背叛者的下場!

    隨著門外那最后一聲響動停息,帖木爾臉上也是重新掛上了親切的笑意道:“各位不用急驚慌,那些人只是做錯了事,得到應有的懲罰而已。今天本可汗召集你們來的目的就是出兵征討那些明軍的要事,想來你們也是知道了明軍之中兩個皇子不和,大打出手的消息吧,這可是一個非常好的消息。”

    笑瞇瞇的望著那些個蒙古頭人們低垂頭顱,根本不敢答話的樣子。現在威已經是立好了,但不可太過不然就是得不償失了,這是帖木爾從漢書上看到再與自己以往統御部下的經驗相結合總結出的驅下之法,知道在嚴酷之后便是要懷仁了。

    在仁厚講道理之前也得讓他們看著自己說話才行,帖木爾臉色一變異常嚴肅的大喝道:“都抬起頭來!你們沒有叛亂沒有做那心虛的事情,都低著頭干什么?

    ……呵呵,實話都跟你們說了吧,此時我部大軍戰線拉的太長后方已經沒有兵源與著糧草供應,軍中糧食也供應不了幾天了,我們就是想逃都沒地方逃去。而那明國又是派遣了幾十萬兵士北上,不趁什塔明軍內亂的時候解決掉他們,我們就再沒有了翻盤的機會。而且…只要我們速度快些解決了那些明軍,在那明朝援軍趕來之前還是能到中原內陸劫掠一番的。

    明國到底是有多富庶想必你們也是清楚明白的,就拿這邊境的蒙古部族來說,他們與著漢族人做生意哪家帳篷里不是有成堆的糧食和鹽巴茶葉?只要能攻破明軍,我就不會去管你們做什么,到時搶來的糧食、奴隸、女人那也都是你們的,都是屬于我英勇的部落戰士們!”

    一聽能夠自由劫掠,想著漢地成堆的糧食和水靈靈的女人,蒙古頭人們咽了咽口水,臉上都是露出一副意動的神色。

    一見他們有些興趣了,帖木爾當即趁熱打鐵道:“到時大軍作戰自會有內應配合,而我西察合臺的兵士將會打頭陣,就算失敗損失的也是本汗的兵士,你們就只需要給我掠陣就好了。”

    ……

    什塔,明軍大營處。

    寒風一陣襲來,天空之中又開始飄起大雪。一夜過去整個天地又是變成了白雪皚皚的世界。

    天已亮堂起來,現在這個時候已經是過了辰時,軍營之內的兵士也都已經從溫暖的睡鋪中爬起來,操練的操練、掃雪的掃雪。

    軍營各處一片忙碌時,帥帳之內卻是寂靜無聲,外頭站滿了護衛的兵士。此時帳內原本應該病重而躺在床榻上痛苦翻轉的大帥,卻是腰背挺直神采奕奕的坐在帥位上。

    一頭黑白相間的頭發任意披散在肩頭,在那滿是皺紋的臉上那應該黯淡無神的眼睛,卻是黑而明亮顯得精神奕奕,看徐達眼珠子上布滿的血絲恐怕是有一夜未睡了。

    徐達是在考慮事情,這一件大事太過于重大,關乎著幾十萬人的性命,這份責任與抉擇壓的徐大帥一夜都沒有合上眼過。

    好似是做出了決定一般,徐達終于合上這有些麻木枯澀的眼睛,神情不帶一絲波動的對那一旁也一夜未合眼的親信將領道:“傳命讓朱棣領十余萬明兵守烏子久別里,而朱標全權接手什塔一帶的防線。”

    做出了決定,徐達那原本緊繃的身軀也是慢慢松和下來,待再次睜開眼時那股猶豫已經不見,又是恢復了以往果毅的神色。

    為了引誘帖木爾上鉤徐達也真是下了血本了,沒有足夠的利益怎能讓那老狐貍心動。這三十余萬的異族軍隊都可以戰死,到最后朝廷只要妥善的安撫、發好撫恤,這些兵士的家人也是不會鬧事的。而那十余萬的火器營的漢軍是絕對不能夠有事!

    除了他們是漢人徐達有本能的親切,不忍他們冒險之外,這些火器營還是真正的主力存在。雖然這些異族軍憑著心中一股勇氣,不懼生死的沖殺,會給敵人造成一定的麻煩,但畢竟是沒有受過專業性的訓練。

    整個大軍沖殺,沒有條例一窩蜂的就是上去了,沒有一絲陣法排列可言,時間久了也是會被敵軍給用嫻熟的殺人技巧給慢慢壓制住。像朱棣運用三萬異族軍團團包圍還攔不住那只余三千的金衣衛士,要是這些軍士全都換成擁有火器的漢軍那就絕對不可能會有讓帖木爾逃脫的機會。

    是因為戰力,也是因為這三十余萬的異族軍人數多,可以用來作為引誘帖木爾上當的誘餌。而那分散出去的十余萬漢軍就是做外應的存在,到時里外夾攻還怕敵軍不失敗么?

    徐達站起身,抬頭望向東北方向,眼睛在一陣迷離時好像就是能看見在那阿拉木圖,正調集軍隊準備襲擊的帖木爾一般。

    把四皇子分散出去也是做了消除帖木爾疑慮的心思,畢竟軍營這么亂了就算大帥病重也不可能不理整個軍營的局勢,肯定是要做一番決定才對,腦子糊涂時做一些糊涂決定也是情有可原的。

    嘴角慢慢向上勾起,徐達臉上露出了一個勝券在握的笑容,南方的大軍就要來了,又是一招后手那還有失敗的理由么?

    什塔軍營內,朱棣在接到大帥的命令后做出一副悲憤的神色正收拾著行裝。這時軍營之內所有的異族將士們也在默默看著這些漢軍將領收拾著東西,在這些異族軍士的心中明白大皇子與四皇子的爭斗已經結束,大皇子贏了,而四皇子卻被發配到了北方軍營去了。

    請戰的便是這些漢軍將領,那些異族將領在軍中基本上沒有什么話語權,雖然心中十分想要大戰取得軍功最不濟也是戰死得到撫恤,但是大帥已經決定了方策也不是他們這些小兵能夠反抗的。

    把最后一包衣物放在車上,朱棣轉過頭望著圍攏在四周面露不舍之色的異族將領與兵士,見他們各色頭發各色眼珠,但是都是一個神情想要為大明征戰。

    然而這個時候大帥已經是選擇了大皇子,打算要把大軍撤往烏魯克哈根去守城了。朱棣那張悲憤且喪氣的臉上微微松動一下,極力露出一副牽強的笑臉,望著這些兵士想要說些什么安慰的話語,不湊巧的那側方便傳來大叫和吵鬧的聲響。

    轉頭看去只見一眾健壯的兵士把那圍攏的異族兵卒推搡在一邊,一邊大罵一面向前走來,望著在他們身后被抬在架子上肥胖的朱標時,朱棣的神色立馬又是陰沉起來。

    “你們這一群吃干飯的,都圍在這里干什么,是想造反么?那營里的雪堆不用掃了是吧,去去去,都散了干自己的活兒去!”

    面對那兵士的驅逐,又是見在高高木轎上大皇子露出的和熙笑容,這些小兵一時間便有些難以抉擇,還是杵立在那里一動不動。這些異族兵士卻是很好解決的,朱標滿帶溫和的眼睛轉望一圈,他的眼神到哪里,那里的兵士好似就是看透他心中的陰霾一般,逃也似的散了。

    待這周圍準備恭送四皇子的兵士都走了,朱標才是把頭轉向那陰著臉的朱棣。一句話未說,那雙滿帶笑意的眼神就已經表明了一切。輕蔑的笑了笑,朱標倨傲的抬起頭便是由底座的兵士抬著向帥帳走去。

    待人走后,朱棣那張原本憤怒至極的神色慢慢松緩下來,怒極反笑般朝著天空大笑幾聲。一個跨步跳上馬車,自己親自驅車“駕”的一聲怒吼,便是帶著一眾車隊向前走去……

    阿拉木圖,整個大城熱火朝天的忙碌著。可汗已經下達命令準備進攻明軍,想著在得勝敵軍后能夠到那富庶的明地去任意劫掠,就是這不斷飄雪的寒冷天氣也是不能夠冷卻蒙古兵士們心中熱烈的心情。

    在城內一片忙碌打點行裝時,南城軍營的帥帳內,帖木爾異常高興的卻是想要喝點酒驅驅身上的寒氣。

    望著擺在身前的那一壇子,起碼有十斤重的酒。酒蟲勾引著心肺急切的想要暢飲一番,帖木爾懷著熱烈的目光強咽下嘴里積攢的唾沫,把一雙眼睛望向站立在旁邊的胡海問道:“這酒真的是最烈的酒么?”

    胡海是一個中等身材,黑發黑瞳純正的中原漢子。此時他聽了帖木爾的疑問,便是上前用木錘敲開泥封,等那一股濃烈的酒氣冒出時才是拱手道:“這是二十年的女兒紅,是屬下從明地帶來就一直埋在了地下。見將軍高興這才是挖出,想必可汗也是知道漢地的酒有多烈,而這又是其中最烈的白酒,埋藏二十年估計也是這世間最烈的酒了。”

    見著胡海說的恭敬卻是一副堅定的神色,再聞這不過一會兒就滿帳的酒香。聞著這股熟悉而又誘人的味道時,帖木爾喉間狠狠吞咽幾下急道:“本汗自然是信你的,快快,給我先上一杯酒來。”

    直勾勾望著胡海用木勺盛了一杯酒水,帖木爾迫不及待的就是要接過酒杯時眼中的熱烈忽然便是一息,雙手把那酒杯送還過去道:“埋藏二十年的好酒,說拿也就是拿出來了,足以提現胡百戶對本汗的忠心。但該有的規矩還是要守的,你埋的酒第一杯自然是要你來喝的。”

    原本還有些奇怪這一向霸道只求掠奪的帖木爾怎么會守起規矩來了,望見他眼中清明的神色,胡海一下回過神來。

    原來他是想要自己試酒呢,在帖木爾注視的目光之中,胡海不再遲疑只是一口便把杯中的酒水喝了下去。

    看見胡海喉間咽動,確認他是喝下了酒水,過了一會兒見他沒有什么不適,帖木爾這才是放下心來。

    這時望見這忠厚的親衛又要用那小小的酒杯去盛酒水,帖木爾心急之下一把推開他大笑道:“用酒杯喝,怎的過癮!”

    帖木爾大跨步前去高高舉起那酒壇揚起頭,張大了了嘴巴便是在那黃澄澄的飄散而下的酒水之中暢飲起來。

    才不過喝了這一杯香醇的女兒紅,胡海便是有些酒意上頭神智有些不清醒起來。又見帖木爾這般豪飲,胡海苦笑著站立那略微有些搖晃的身子便是要去勸解。

    才不過剛上前去,咽下幾大口酒水已經喝的無比痛快的帖木爾一把就推開胡海,哈哈大笑道:“痛快,這酒還真是烈!”

    一抹嘴角流露出來的酒水,見胡海趴在地上怎么也爬不起來的樣子,帖木爾不禁笑道:“不過一杯酒你就成了這副樣子,說到底你們這些中原漢子怎么也不如我們草原男兒。看!喝了這么多酒本汗的身子還是這么堅挺,哪里有一絲醉的樣子。”

    帖木爾用一雙鐵拳打在胸口上“砰砰”作響,意味著自己的身子是多么的強壯。

    興奮勁發過之后,帖木爾打了一個酒嗝,醉意慢慢爬上全身,滿臉陀紅的抱著那酒壇子如絕世寶貝般怎樣也不撒手。那雙原本黑亮而精明的眼睛也漸漸迷離起來:“……胡海你個漢人,我知道你的忠心,要不然也不會把著明軍救援的消息報知給我了。

    呵呵呵,本汗再告訴你一個震驚的消息吧。我已經知道那些明軍援軍已經到了喀什,隨時都可以前來支援什塔的明軍。嘻嘻,我率兵前去的目的不是為了攻打那營地里的明軍,而是圍點打援,重點打擊那些來援的明軍。”

    瞧著胡海露出震驚的神色,帖木爾更是興奮的道:“這計謀我誰都沒有告訴,也就是你了,我親愛而又忠誠的衛士!哈哈哈,兩個什么都不懂的皇子在營地里折騰,還是奈何不了我的,不管是什塔守軍還是那些援軍我都要吃掉,一舉滅掉朱元璋在北邊布置的兵力。到時我后方大軍與糧草來了,長驅直入下看他明帝能夠奈我何!”

    在那帖木爾說出心中的計謀暢飲之時,胡海卻是被那些護衛給送出了大帳。

    被帳外寒風一吹,原本混沌的腦子一下子便是清醒了一些。此時,胡海眼中充滿了憂慮,這帖木爾打算圍點打援,重在打擊救援的明軍。在措不及防之下那些明軍很有可能會吃大虧的。

    胡海快步趕到趕到了自己的營帳,先在外面接了一盆雪水,把臉浸進去,一陣寒凍時整個身子一顫便是清醒了過來。

    胡海清醒了神色,用毛巾擦盡了臉上的水珠,便是開始考慮起了這事情來。現在阿拉木圖的蒙古部落已經準備好立刻就要去攻襲明軍,現在發布消息去讓明軍有所準備已經是來不及了。

    潛藏埋伏的二十年來大明都沒有與自己聯絡過,胡海知道這樣仿佛遺棄一般任自己自生自滅才是對最好的保護。雖然帖木爾已經是知道自己是密碟的事實,也是那大明接下來的無所動作,這一潛伏扮做忠心護衛就是二十年,時間沖淡了一切懷疑,這可汗才是重新信任起了自己。

    雖然在塞外已經結婚生子,但在胡海心中還是認為自己是一個純正的漢人。一朝得知這個秘密他就拿出了多久不用的密函,在紙上寫上密語。

    拿著密函心中一陣舒暢,胡海便是直接走出帳外把著這一份密信交付給了一直在軍中的錦衣衛上線。

    錦衣衛對于整個西察合臺大營的滲透,絕對比帖木爾想的要深,不過就是殺了幾個可疑的蒙古部落,就以為是把探子都給拔除出去了么?

    胡海在回到軍營之后便是打算換上行裝,舍了自己這一條命去刺殺此時喝醉昏睡的帖木爾。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只要殺了帖木爾他的計策便是被破解了,到時候明軍也會安全許多,能有更多的時間去布防。

    胡海不會以為自己殺了帖木爾就會終止這次計劃,甚至還有可能會激起這些蒙古戰士的仇恨,造成更加猛烈的進攻。但此時為了拖延一些時間,胡海也是別無辦法了。

    就在胡海在這營帳之內翻找裝備,全副武裝以備萬無一失之時,忽聞帳外一陣混亂與吵鬧聲響動。

    在確認自己方才動作隱蔽不會別人發現之后,胡海調整好神色走出帳外只見那些蒙古兵士亂吵亂竄。吵鬧聲太過嘈雜,聽不清他們說的是什么意思,一見著有認識的親衛走過便是連忙問道:“羅布桑,是發生什么事情了嗎?”

    那同為可汗親衛的羅布桑向前跑動頭也沒回,道:“可汗出事了!”

    一聽是帖木爾出事了,胡海心頭一驚,也不管刺殺準備的事情。握穩手中隱藏的鋒利匕首,便是跟著人群向前跑去。

    兵士們聚集在帥帳四周,因為是可汗親衛的原因胡海負責起了疏理這些神情激動的兵士。而在這你一言,我一語之中,胡海也是漸漸明白了這事情的經過。

    原來在胡海喝醉離開一會兒后,那帖木爾在帥帳內發起酒瘋有吵又鬧。待帳內平息,那些守在帳外的兵士還以為可汗睡著了,走進去打算扶著可汗去床榻上睡覺。

    結果他們一入帳,就見可汗趴在了地上,而看他頭部卻是留下了一大攤血水。看帖木爾頭部已經有白色的腦漿流出,胸腹之中已經停止呼吸與心跳,體溫漸漸流失下已經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本來這件事只要先報備各部族酋長與長老,在他們妥善安排之下也不會弄出這般大的陣仗。而這兩個親衛也還是屬于那種沒腦子沒注意的,見著可汗死去便是跑到帳外大吼大叫起來。

    叫就叫了,偏偏這兩人因為心中恐懼話語還說不清楚。被巡邏兵士聽見還以為是可汗遇刺了,一聽有刺客兵士們當即敲鼓張羅兵卒來護衛。

    待一眾蒙古兵士把帥帳里三層外三層的團團圍攏起來,就在他們小心翼翼的調開帳篷,沒看到刺客的身影,反而是眾目睽睽的見著帖木爾已經僵硬的身軀躺在了血水之中。

    一代天驕可汗就是這樣死了!頓時就引起了整個阿拉木圖的恐慌。等那些長老和酋長趕到時,整個城池已經是完全失控。

    眼見帖木爾已經死透,又怕這消息引起更大的恐慌,他們也只有召集了醫士在帥帳中假模假樣的開展緊急救治。親眼看見可汗躺在血泊之中,那些蒙古兵也不是這么好糊弄的,他們就等在帳外等著那最后的消息傳來。

    帥帳內,由此時的賢者思勤主持著各部長老與酋長,就圍著那永遠躺于地上的帖木爾,一眾人相顧無言。

    此時見著所有人沉默,身為這軍中最大且兵力最多部族的酋長阿爾斯冷大吼一聲道:“可汗已經死了!接下來可怎么辦?還請思勤拿個主意。”

    一直以來思勤便是處理這軍中各部的事情,帖木爾只管軍事作戰,軍權牢牢把握下對他還是會很信任的。所以在蒙古軍軍中他雖未正式獲封,但所有人都是把他當做副汗一般的尊貴存在。

    現在可汗死了,所有人也是自然而然的把目光轉向了這一向頗有些威嚴的副汗思勤來。

    面對眾人看過來的神色,思勤不再遲疑起身便堅決道:“不能欺騙那些戰士,可汗死的事情現在是絕對瞞不住的。可汗是醉酒后摔倒頭角磕在鋒利長角上死的,帳外的親衛可以證明這件事。

    但是我們不能夠這樣說,可汗的死只能是有尊嚴的戰死!與其這樣不如把這一切都推給那些明軍刺客,將軍是力戰死的,激起戰士們的血性去殺滅什塔的明軍!”

    比較現在的情況來說這樣也是最好的辦法了,事實已經隱藏不住,眾人當即起身隨著思勤身后一起向帳外走去……

    帳外寒風吹來,揚起思勤腦后隨意披散的頭發。此時他用那雙如鷹一般銳利的眼睛掃視一群那些黑壓壓的人群,待他們安靜下來之后,神情很是悲憤的說道:“可汗死了,醫護們救治不了!而殺死可汗的卻是那南方明軍派來的刺客!”

    聽見可汗死去的確實消息傳來,兵士群中“轟”的一聲便是炸開了。兵士們在激烈討論與咒罵明軍時,就有人提出了自己的疑問:“可是帳中并沒有看見刺客啊?”

    聽見這疑問,思勤卻是把目光轉向那前沿的胡海,手往前一指大聲道:“他是最后一個見過可汗并離開的,所以他應該知道怎么回事。”

    面對所有人探尋來的目光,雖然胡海有意要否認,斷絕他們對明軍的憤恨。可是看見他們赤紅的眼珠,知道不管他承不承認這些蒙古人是一定會前去攻襲什塔的。胡海只得道:“離開軍帳時并未發覺什么,可是明顯感覺到了可汗的不對勁,可能是他發現了什么吧!”

    這時那兩個大嘴巴的親衛也是出來證實帥帳中確實有打鬧的聲音,一聽于此所有蒙古兵都是信了。

    在他們越來越憤恨之時,思勤繼續道:“可汗在臨死之前交付給我一句話,那便是進攻絕不能停止。只有殺了那些明軍,用他們的頭顱才能給我們報仇雪恨!”

    聽見思勤激勵的聲音,所有人都是向天大吼一聲,不用各長官的疏散他們便懷著異常仇恨的神情向各自軍中去準備,等待著大軍開拔的命令傳來……

    一個團體人多了,也不是所有人都會團結一致的。可汗死了,人心也都是變得莫測起來。

    賢者思勤在代理了可汗職權后,發布了繼續進攻明軍,完成帖木爾遺愿的命令。在阿拉木圖所有蒙古兵士都在緊張忙碌之時,在南城一處普通的營帳之內,各部族的酋長與長老們卻聚在一起緊密的商議著事情。

    “……思勤已經下達了進攻明軍的命令,然而現在我們糧草不足,兵士們雖然現在情緒高漲,戰力也能提到最高。但這種時候也是最危險的,一旦敵人設立下埋伏我們不是全都中套了?明軍的狡詐想必你們也都是體驗過了。”

    雖然思勤暫代了可汗位置,發布的命令依托以往的情面底下部族也都是愿意接受。但蒙古部族是以實力來講道理的,通常就是誰的拳頭硬、實力強就聽誰的。

    雖然受到萬民敬仰,然而思勤身后卻是沒有蒙古戰兵的實力做依托,為免有些名不正言不順。

    而此時站在臺上強壯的蒙古漢子阿爾斯冷便是不服氣思勤的。阿爾斯冷是雄鷹部落的酋長,部落位于西察合臺的西北部,在整個汗國之內實力也都是頂尖的。這次應召帖木爾可汗的命令來遠征明國,素知中原的富庶,在貪婪的趨勢下他帶來了部落里一大半的戰士,在軍中就是一股實力強勁的勢力,占據著一定的地位。

    大軍經過大敗退守阿拉木圖時,其余能夠跟雄鷹部落相抗衡的部落經歷敗仗也是元氣大傷,而阿爾斯冷因為留守后方逃過一劫,現在便是整個大軍之內實力最強勁的人。帖木爾在時還好,能夠用以往立下的威信穩穩壓住他。現在可汗一死,被壓制多時的阿拉斯冷卻是生出了別樣的心思。

    可汗之死,西察合臺大軍正是人心惶惶之時,面對最強部落酋長的相邀,各部落的頭人們也不敢不來。因為胡海是帖木爾親衛,也是最后一個見過可汗的人,在這軍中也有了一些特殊的地位,所以他也應召在列。

    面對阿拉斯冷說出的疑問與顧慮,所有的部落頭人們也都是沉默下來。

    見所有人都不說話,阿拉斯冷哈哈一笑豪氣萬丈的道:“可汗死了,現在整個帝國還不知道何去何從,就算是戰勝了明軍又怎樣,這中原有的是漢人,我們遠道作戰后勤不濟遲早是會被趕出來的。而要是勝了那些明軍,我們的死傷也會很大,為了一些錢財值得么?

    而現在有了一個好機會,有明使來營勸說了,只要我們能夠投降,就能夠把部落搬到這邊界處,所出產的羊毛肉食那些漢商都會收購。想來你們也是見到過周邊部族的富庶,依靠那剪不完的羊毛就是能夠換回來源源不斷的糧食,就是到了嚴寒的冬天也會有漢人來經商,部落里不管老人孩子都不會凍著餓著,到第二天天亮的時候也不會有人會死去……”

    聽著阿拉斯冷的勸說,眾人的神情也是慢慢松動了起來。

    一見人人有意但沒有人的帶領而有些不敢上前宣誓效忠明朝,阿拉斯冷朝著前排露出異色的部落頭人打個眼色。就在他們會意打算帶頭效忠之時,帳外突然傳來一陣吵鬧騷動。

    眾人轉過頭去只見一身白襖裝束,修長身材顯得英氣勃勃的代理可汗思勤大跨步走了進來。這時還顧不得驚訝他的到來,向下一望只見他手中抓著一束黑色絲狀發質類的圓形東西。再看那不斷滴在地上鮮紅色的血水,一股血腥味迎面撲來,他手中握著的可不就是一顆頭顱么。

    一見眾人面露各異的神色,再望首位阿拉斯冷得意洋洋的笑容,思勤把手上的頭顱往上一甩滾落在他的身前,冷哼一聲道:“不用你們去投誠了,這明使已經被我殺了!想我們在可汗的帶領下是如何的威風,大軍一路攻殺不是勝就是死,只有別人投降做奴隸,哪里有我們投降別人的時候?”

    一聽明使已經被殺,阿拉斯冷心中一驚,陰沉著臉色用手調開那濃密遮擋的頭發,見那人雙目怒睜可不就是那明國派來的使者么。

    “大軍作戰要的就是勇往直前的氣勢,有了退路就有了想法,再不復當年的勇武了。退路已經沒有,你們只有攻破明寨這一條路子,不走就是死。好好收拾一下,馬上便是出發!”說完,思勤掃視一眼臉色陰沉的阿拉斯冷,頭一甩轉過身去便是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帳內落針可聞安寂了一段時間之后,那些前排意動于投降明國的部落,便是在惱羞成怒的阿拉斯冷的帶領下,一起咒罵起思勤的武斷與愚蠢。

    罵過一段時間眾人也是紛紛散去,明使被殺他們對明國說不清緣由這退路也算是斷絕了。要不想死、已經損失了這么多兵士想奪得一些利益不后撤,也就是只能跟隨著思勤一起前去攻襲明地,好趁機到中原劫掠一番彌補自己的損失。

    雖然胡海也在這咒罵的人群之中,臉色不甘的跟隨眾部落頭人出了帳外,但他的心中是竊喜的。原來那圍點打援的計謀帖木爾真的是沒有跟任何人說,到現在思勤也還是以為可汗要想攻打的也只是什塔的明軍而已。

    ……

    大雪還在飄落,整個天地也是呈現一抹永遠望不著頭的白色。

    什塔,得知西察合臺大軍已經離開阿拉木圖向南襲來時,明軍軍寨內一片熱火朝天,冒著風雪正在緊張籌備著即將到來的戰事。

    此時朱標顫著他那肥大的身軀,活動量過大喘著粗氣,強忍著胸腹的不適咬著牙不斷觀看軍寨之中的防護情況。

    本來這事也不用他做,自會有老將徐達安排妥當,不會給敵人可乘之機。但現在大帥病了,真的是病了!腦子燒熱不止,根本理會不了事情。

    說來也是因為徐達想了一夜的軍事,心中在不斷抉擇之中一夜未合過眼,在這嚴寒天氣內他又是這般老邁的身軀自然是扛不住的。

    結果等他一做完決定,把朱棣給“驅逐”到烏子久別里守衛大軍側翼,尋朱標這個勝利著前來時。還未挨到人的到來,他就是直接病倒了。

    現在整個明軍的擔子真的是全壓在了朱標的身上,敵軍又是在風雪之中快速襲來,絕對不能出一點差錯。心情緊張之下,朱標也是顧不得自己的身子,一遍遍的巡視著軍寨的戰備情況……

    大雪還在從空中不斷飄灑下來,站立在寨墻上眺望遠方的朱標,不過一會兒的時間身上就已經被撒滿了白色的大雪。也不光是他,在這寨墻上肅然而立的所有明軍兵士都是如同一個個雪人一般,一個個只露一雙眼睛在外,身上盔甲上的每一處、乃至那手握的兵刃上的每一處都被沾染上了白色的痕跡。

    本來朱標還是有退路的,在帖木爾大軍到來之前他還是能夠堅持著自己的主見,率領著所有的明軍退回烏魯克哈根。至于守在烏子久別里的朱棣,最好就是被那些憤怒的敵軍吞沒,這樣就再沒有人再和他爭搶皇位了。

    而且這樣做朱標也是沒有過錯,他是為了全軍考慮而后撤的,至于守在側翼的朱棣他也表示無能為力。就算被別人發現端疑,但總的來說也不是他的錯。

    這就是一個很完美的理由,每一次想下令全軍后撤,可是腦中總是回想起那一直跟在自己身后歡笑的胖胖孩童。那時候他還真是調皮,就在這個大雪天里想要搭建一個冰屋住進去……

    他是我的四弟,我下不了手!可能我終究是做不了一個心狠手辣的皇帝吧。這都是命,早已被老天給安排好了的。

    “咳咳咳”,朱標松開捂嘴的手,望著手掌上混雜雪花卻在眼中無比炫麗的血跡,他卻是笑了,一個發自內心很溫暖的笑容。

    這時整個大地微微震動起來,原本在寨墻上已經在雪堆里冬眠了般的明軍兵士,忽聞聲響一下子都是睜開了眼睛望向遠方時,只見那一片風雪的白色之中閃現著一個個黑點。最后越來越多,他們踏著整齊的步伐向著軍寨襲來。

    原本還以為他們會是夜間來襲呢,沒想到敵軍抉擇的居然是正面進攻。

    見著身側身后同樣繁多,渾身充斥戰意的明兵。朱標頓感豪氣一升胸腹中的悶氣也是一清,好久未這么精神過的拿起手中長劍,向前一指用盡全身氣力吼道:“敵軍來襲!殺!”

    “咚咚咚……”喊殺聲、戰鼓聲不斷響徹在這天地之間。

    ……

    什塔的東北方,烏子久別里山口的明軍寨子之中寂靜的有些異常。

    所有的兵士都已聚集起來,背上背著火槍與彈藥,一副全副武裝的樣子做出是要大戰的樣子。

    在這所有的兵士的注目之中,只見朱棣身披黑色威武鎧甲,威風凜凜的站在寨子高墻上正閉目沉思著。

    對于朱棣來說也面臨著同樣的抉擇,他也有機會退守烏魯克哈根等待援軍的到來,至于朱標死后他也同樣是去除了一個強有力的競爭者。

    已經考慮到了這一層,然而朱棣卻是堅決選擇了那能得!!!忠義但是卻愚蠢無比的送死方法。在得知百萬大軍來襲之后,他毫不猶豫的就是聚集起了兵士打算前去什塔救援,拖延到喀什援軍的到來。

    什塔的大戰已經響起,仿佛就是有心靈感應一般,不待前方探查斥候前來報備。朱棣一下睜開眼睛,用那雙銳利無比的眼光向下一望,在一聲聲大喝之中把劍指西方命令道:“帖木爾大軍來了,隨我殺!”

    “殺!殺!殺!”

    “殺!殺!”

    “殺……”

    ……

    結尾!(全本小說網,www.rlrgtp.tw,;手機閱讀,m.wodugu.com{太}{悠悠}小說 щww{wodugu][com}

窩讀谷中文網提示:
①若在閱讀時發現有錯誤或缺章,推薦您點擊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進入百度查找本章上下節。②本站域名為窩讀谷的全拼(wodugu.com),360瀏覽器下快捷鍵CTRL+D可添加本站至收藏夾。③請務必遵守中國法律法規相關政策,若有意見建議可點擊頁面下方的站長郵箱。



如果窩讀谷中文網收錄的文學作品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即刪除。
由于收錄作品繁雜,如有不健康的內容歡迎點擊舉報(在章節內容的右上方)。

Copyright© 2015-2019 http://www.rlrgtp.tw All Rights Reserved.

窩讀谷手機站 站長郵箱 豫ICP備13011957號-1


马来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