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青春 > 日久生情之蜜戰不休 > 181 他們是光明正大在一起

   點擊進入原版閱讀
【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   

181 他們是光明正大在一起



  -    -    -    -    - 
<太-悠悠>小說щww.wodugu.com
    (全本小說網,www.TAIUU.COM)

    “怕什么?你現在是我的未婚妻,我們是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帝御威霸道的摟緊了她。

    雖然她已經答應要嫁給他,可帝御威畢竟是娛樂雜志的熱衷人物,她可不想陪他一起上頭條。

    在這大庭廣眾之下,她的確是蠻擔心的。

    想到他們現在就站在距離公司不遠的路上,她輕輕掙扎,“先放開我,這里很多人看著。”

    那溫熱的氣息撩撥著她,夜晚歌立即感覺到心下一顫,周身也如同一股暖流在肆意流動。

    看著趙京輝帶著女兒離開,夜晚歌轉身準備朝帝國大廈走去,卻在下一秒被帝御威伸手拉入懷中,他低沉的嗓音伴隨著溫熱的氣息噴灑在她耳畔,“我們先不回公司!”

    趙京輝這才重重的松了口氣,旁邊的趙曼芙也明顯的舒了口氣。

    帝御威這才正視他,然后冷冷的勾唇,溢出鬼魅一般的冰冷嗓音,“趙省長真是客氣,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謝謝嘍!趙省長請放心,你一定會洪福高照的!”他揚起手中的合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帝總裁……您就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小女這一次吧。您看,土地征用合同我已經重新簽好字給你送來了。”趙京輝雙手將合同奉上,臉上賠著小心翼翼的笑容。

    扯高氣揚的趙曼芙已經全然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弱弱可憐的趙曼芙。

    她低著頭,不甘而又無可奈何的道歉,“對不起……帝總裁……今天的事都是我的錯!對不起……對不起……”

    被拉出來的趙曼芙臉上明顯的掛著淚痕,左臉頰處有明顯的五指印,半邊臉都腫了起來。

    言畢,快速上前拉開車門。一把拉出坐在里面的趙曼芙,“出來,快點給帝總裁道歉。”

    趙京輝立刻又討好的笑道,“帝總裁,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小女不懂事,已經被我教訓過了,我這就叫小女跟您道歉……”

    帝御威似乎不為所動,冷著臉,看向別處。

    看著這一幕,夜晚歌對帝御威投以佩服的眸光。果然,他的話有著不容置疑的威信,還沒有到明天,今天下午這位趙省長就親自登門謝罪了。

    別來無恙這四個字,讓趙京輝身形一僵,隨即又訕訕的笑了,“帝總裁……對不起……小女資歷尚淺,多有得罪……還請帝總裁多多包涵……”

    帝御威則是冷冷的掃了他一眼,然后輕蔑的道,“趙省長?別來無恙啊?”

    “帝總裁,您好……”顫抖的聲線里,滿是恭敬之意。

    他滿臉的橫肉在陽光下一波一波的晃動,看上去就讓人有些生厭。此刻,他四方臉上滿是討好奉承的笑容,另一只手上還拿著一只包裝好的文件袋。

    不等兩人走近,普通桑塔納車里的姚應輝就打開車門迎了上來。(傳說中的清官,就是這樣的虛偽低調)

    帝御威在看見停著的那輛普通桑塔納車牌時,幽深的眸子里閃過一絲得意與鄙夷之色。

    夜晚歌和帝御威兩人從帝國大廈隔壁的高級西餐廳用餐完,走回公司。遠遠的就看見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帝國大廈前面。

    陽光下,這兩人是那般的般配與和諧。引的許多路人紛紛側目,投來羨慕與贊嘆之意。

    午后的陽光懶散的照在并排行走的一男一女的身上,慵懶的陽光拉長了男人高大俊挺的身影,將男人本身的魅惑氣度襯托的更加淋漓盡致。柔和的光線照射在女人那一張精致臉龐上,女人那張秀氣的臉龐上多了些許俏麗的緋紅,光線稱的女人白皙的肌膚更加晶瑩剔透。

    他一骨碌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后撥通了女兒的電話……

    難道是中間出了什么差錯?

    突然,他腦中靈光一閃,會不會是他?可是,今早不是已經叫曼芙把土地征用合同給他了嗎?

    “嗚嗚……到底是誰?……到底是誰要害我……”

    一貫在官場上霸道蠻橫的他,此刻竟被嚇的像個孩子似的大哭起來。

    一個比一個恐怖的電話,嚇的趙京輝直接癱倒在地。

    “親愛的……我別墅里出現了炸彈……”

    剛掛了電話,電話又響起,又一名情婦的電話打進來,“親愛的,我們的寶寶不見了……你趕緊過來……親愛的……嗚嗚……”

    電話剛接通,電話那端的情婦就吼叫起來,“親愛的,你在哪里?你趕快過來,我剛才出門被潑了油漆……”

    因為神經極度緊張,抽屜里那部私人手機響起來的時候,嚇了他一大跳。鈴聲響了很久,他才顫抖著手,拿起手機接通。

    這匿名郵件到底是誰發來的,他究竟得罪了什么人?誰在幕后操縱這一切?到底是誰?

    這些照片要是被公布出去,那么他的仕途就算是完了。

    更恐怖的是,被拍下了這些“骯臟”的照片,他竟然都渾然不知。這太可怕了,對方太強大了……

    他仔細看了五張照片的背景,都是在他為情婦們購買的別墅,豪宅中拍攝下來的。豆大的汗珠開始從他的額頭滴下,他每次與情婦約會都是經過周密部署的,怎么會被拍下這些照片?

    此刻,照片上昔日他百般寵愛的情婦們的笑容,這時候看起來卻顯得猙獰起來了。

    一張比一張大膽的標注,讓趙京輝臉色瞬間變成了豬肝色,渾身的毛孔頓時緊張的豎立了起來,心臟狂跳不已,肥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哆嗦起來。

    每張照片都被標注了主題。有的上面寫著,趙省長與美艷情婦在富士山豪宅激情澎湃。有的上面寫著,趙省長與清純小情人在激情擁吻。還有一張更大膽,寫著趙省長與可愛小情婦一夜到底能有幾次?

    五張照片,五個不同的女人,同一個男人。

    這五個笑的花枝亂顫的漂亮女人,或是偎依在趙京輝的懷中,或是被趙京輝摟著,更有被趙京輝激情親吻著的……

    那幾張巨幅照片里的男主角無一例外的都是我們的趙省長,而女主角卻不是同一個人。照片上的五名女主角都是不同類型的,有美艷型的,有嫵媚型的,有清純型的,也有標準的甜美淑女型的,還有可愛嬌小型的。總之,這五名女主角都是各類型的絕色代表。

    一打開郵件,彈出來的幾張巨幅照片,硬生生的嚇的趙省長成了呆滯狀態,嘴巴瞬間驚愕成了鵝蛋型。

    這么醒目而大膽的命題,讓趙京輝冷汗直冒,一股不寒而栗之氣蔓延在周遭。他顫抖著雙手,點擊打開郵件。

    這封郵件的大標題就叫著——“看趙省長如何玩轉在五個情婦之間!”

    視線撇到面前電腦上的郵件提醒,端著茶杯的手下意識的顫了下。他身居省長之職務,一天收到的郵件不計其數。他都懶得去打開,而這封郵件,卻驅使著他不得不看。

    閉上眼睛,頓時回味無窮,滿臉橫肉的四方臉上,滿是愜意的陶醉之意。

    趙京輝坐在真皮大班椅上,端著一杯秘書剛剛泡好的上好龍井茶,鼓起腮幫子吹走熱氣,然后輕輕的抿了一口。

    省委辦公室里。

    十分鐘之后。

    “還有,可以適當的給他那些情婦們一點顏色瞧瞧!”

    “是!”電話那端的男人,嗓音清潤,卻蘊含殺氣。

    帝御威隨即拿起辦公室的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對著電話那端冷聲下令道,“趙京輝省長不為人知的”光輝事跡“,立刻發到他本人的郵箱中。”

    趙曼芙有些心虛的晃悠的背影消失在眾人視線里。

    其實,在踏出總裁辦公室門檻的時候,她就后怕了。帝御威在商場上叱咤風云,行事狠戻,威力無窮,更是主導著s市乃至世界的經濟動脈。這樣的人,真的不能輕易得罪……

    帝御威動怒的氣場,震攝的她連走路都有些蹣跚。但是身為趙家千金的傲氣,使得她不得不強打起精神維持自己的高姿態。

    趙曼芙剛剛的扯高氣揚,在這一瞬間全盤崩塌。她指著帝御威,聲線里有著明顯的心虛,“你……你不可理喻!我們走著瞧!”說完,她轉身離去。

    他這個人一向有個原則,就是能和平解決的事,絕對不會用暗箱操作。大家相安無事便好,但是一旦對方給臉不要臉的激怒了他,那么后果將會不堪設想。

    “趙曼芙!我現在就告訴你,我去拜訪你父親是給你父親面子,顧忌他省長的身份。你真的以為我會被一塊土地難住?你相不相信,今天一過,明天一大早你父親就會親自帶著土地征用合同交到我手上,求著我接受。”帝御威一對深如幽譚的眸子里,已然跳動著怒火。

    “滾!”帝御威微瞇著的雙眸里,噴出一道憤怒的殺氣。他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別人的威脅,趙曼芙這扯高氣揚的話,徹底激怒了他。

    在邁至門口的那一瞬間,她又轉身,咬牙切齒道,“帝御威,我現在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如果你現在求我,我……”

    趙曼芙踩著高跟鞋,背影充斥著發泄的仇恨感。

    只是高悅欣惋惜的眸光中帶著一絲轉瞬即逝報復快感。

    高悅欣和那名女員工望著漫天飛舞的紙片怔神,驚恐的眸光中帶著絲絲的惋惜……

    出乎意料的是,夜晚歌正好坐在帝御威的辦公室。無端的挑起了她的嫉妒之火,繼而引發了一系列的沖突。

    今天也不知道她從哪里得到的消息,知道帝御威回到s市,而且來了分公司上班,才帶著那份合同來討好帝御威的。

    這段時間趙曼芙頻頻打電話來約帝御威,都被高悅欣婉約的擋下了。

    帝御威本就對趙曼芙這個官家千金毫無興趣,只是礙于省長的顏面而不好明著拒絕。

    但帝御威心里早就有夜晚歌了,何況趙曼芙的刁蠻脾氣,也很不合他胃口。

    而這塊土地的生殺大權都掌握在趙曼芙的父親趙京輝的手上,帝御威在陪夜晚歌回血玫瑰島之前曾去拜訪過趙家。剛留洋回來的趙曼芙一眼就相中了帝御威,見到他的那一瞬間便為他邪魅不羈的外表,博學的談吐,非凡的氣度所沉迷。

    帝國集團看中了城東一塊面積千萬公頃的土地,打算收購用來投資房地產。那塊土地商業前景與潛在財富很可觀,s市幾家上市的房地產公司都虎視眈眈的盯著那塊土地。

    這也是公司前臺小姐不敢攔她,女員工懼怕她,秘書長高悅欣敬畏她的重要原因。

    如果沒有猜錯,趙曼芙撕碎的肯定是那份帝國集團員工期盼已久的政府授權的土地征用合同。

    那名女員工和高悅欣,皆露出驚恐的神色,呆呆的看著滿地的蒼白的碎片……

    她心不甘情不愿的邁步離開時,文件在她纖細的手指中化為碎片,然后撒入空氣中。

    她咬了咬唇,從lv限量版挎包中拿出一份文件,然后揚了揚,“帝御威算你很,你一定會后悔的!”

    趙曼芙沖動揚起手向扇帝御威耳光,卻又顫抖的放下,那雙冰冷的眸子透出的冷光太滲人了,心在這一瞬間慢了幾拍。

    “蠻不講理的女人很討厭,私自闖入別人辦公室的女人也討厭,闖入別人辦公室又放肆造作的女人就罪加一等了。趙曼芙趁我還沒有發怒,趕緊滾!”

    帝御威一雙寒意十足的冰眸,迎上那雙噴火的怒眸。僅僅在一瞬間,就冰封住那雙怒眸。

    “對!”

    “帝御威,你竟然敢叫我滾?”從沒有吃過閉門羹的趙曼芙,再也顧不得惺惺作態了。她怒目圓睜,眸中的火光四溢。折射出的怒火,能夠灼傷人的眼球。

    “趙曼芙給你一分鐘的時間,立刻滾離我的視線!”帝御威沒有一絲波瀾的語調中,卻夾雜著不容置疑的威力。

    “帝御威,你——”

    一直以來,憑著她的姿色,也憑著她的身份,她以為自己在帝御威的心目中是與眾不同的,至少是占據那么一點地位的,可沒有想到他竟說出這么殘忍冷絕的言語……

    趙曼芙惱怒的四肢發抖,隱約的能聽見五臟六腑撕裂的聲音。

    “趙曼芙你夠了!我這里不是你能隨便進入的,更不是你能隨便指手畫腳的。”帝御威冷冽的聲線,有催人心臟四分五裂的作用。

    趙曼芙瞬間傻眼了,口中喃喃的道,“我當然有資格……我是省長的女兒……我是趙曼芙……”

    帝御威與夜晚歌相視一笑,為這莫名的心靈相通而舒心的笑了。

    男人霸道的聲線,與女人細膩的聲線不約而同的吻合。是那樣的默契,又是那般的震懾人心。

    “你有這個資格嗎?”

    “你有這個資格嗎?”

    “是……”帝御威冷冽的聲線,讓趙曼芙的心涼了大半,卻還是鼓著勇氣,硬著頭皮道,“是這名女員工太無視我,所以我才要開除她的。對……帝總裁,你趕緊開除她!趕緊!”

    “那是怎樣的?”帝御威瞇起雙眸冷聲問,那雙迷人的眸子里盡是厭惡。

    她抬起頭,沖帝御威撅起小嘴,委屈的眨巴著大眼,“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趙曼芙的余光瞄到女員工不停的點頭,她又憤怒了。不過這次她學聰明了,剛才她已經充分的領悟到沖動是魔鬼這句話了,現在她采用的是溫柔攻勢。

    言畢,那名女員工不停的點頭,看向夜晚歌的眼神里,有明顯的感激之情。感激她剛才的出言相助,也感激她能夠在帝總裁面前說出這一切。她自己,連開口的勇氣都沒有……

    夜晚歌不增不減的將之前的一幕,重述出來。

    “還是我來告訴你發生了什么事!”夜晚歌眨了眨,然后道,“你走后,我就一直坐在沙發上安靜的看我的雜志。突然這位趙小姐就闖了進來,她進來后,看見我坐在這里,就很生氣。她不光是很生氣,還傷及無辜。將一對文件甩到女員工的臉上,還要開除人家。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就跟這位趙小姐杠上了。”

    那千年寒冰一般的眸光,讓女員工的身子下意識的哆嗦了起來。

    “到底是怎么回事?”帝御威冷冽的聲線里已經充滿不悅。視線越過已經低頭的趙曼芙,掃視著淚珠未干的那名女員工。

    看著滿地的血水,她真有點心驚膽戰。剛才一時氣憤,沒想到竟出手這么重……

    她咬著唇,低頭不敢回答。心里懊惱極了,怎么會這么不巧,她剛動手,帝御威就回到辦公室了?

    他那雙冰眸,讓原本就已經惶惶不安的趙曼芙更加的惶恐。

    “發生什么事了?”確定夜晚歌沒事后,帝御威又恢復到往日的淡漠與冷冽。一雙冰寒的眸子,掃視著趙曼芙,眉頭明顯的蹙起。他已經能猜出,辦公室里的一片狼藉,肯定跟這個省長千金有關系!

    她的呻吟不為別的,就是希望帝御威能幫她出口被趙曼芙砸到的惡氣。她知道帝總裁,最討厭的就是女人在他辦公室里瞎胡鬧。不管她是省長千金,還是誰,都不能在此造次。

    想到這里,她又故意大聲的呻吟了兩聲,“帝總裁……唔……好痛……”

    高悅欣發瘋般的緊捂著臉蛋,雙眸中有對趙曼芙失手傷她的恨意,也有對夜晚歌的氣憤與妒忌,帝總裁憑什么那么關心她?憑什么對她那么溫柔?

    氣憤的是她不明不白的替那個不知所謂的女人擋了一下,擔心的是,那么滾燙的開水,會不會導致她毀容啊?還有,臉頰上的傷口,會不會留疤啊?

    這就導致了她此刻的這幕凄楚模樣,看著指縫間不斷滴落的鮮血,和臉上火辣辣的刺痛感,她氣憤極了,也擔心死了。

    夜晚歌拉著她的后背,她身子不穩,稍稍一晃動。

    捂著臉蹲在地上的高悅欣更是沒有想到,在水杯砸過來的那一瞬間,她身旁那個看起來文靜的女人竟然能夠臨危不亂,突然迅速的躲到自己的身后。

    趙曼芙怎么也沒有想到,她的水杯會砸到高悅欣的臉上。明明是對準對面那個不知死活的女人,怎么會……

    帝御威的視線再度向四周掃了掃,散落滿地的文件,狼藉一片的辦公桌,淚珠未干的女員工,最后視線定格在一臉錯愕的趙曼芙身上。

    高悅欣捂著臉,痛苦的呻吟,“唔……唔……帝總裁……”

    帝御威視線下移,眸中的溫柔自然的轉為冷冽。只見高悅欣蓬頭散發,發尖上不斷有冒著熱氣的水珠滴落,雙手捂著臉,指縫間有鮮紅的血液緩緩流出。血液混合水珠,滴落到辦公室的木質地板上,流淌成一片血水,包圍著滿地的玻璃碎片,點綴著一朵朵血中花,觸目驚心的讓人慘不忍睹。

    “我沒事。”他一系列的舉動,無疑溫暖了夜晚歌的心房,她扁了扁嘴,指著蹲在地上痛苦哀嚎著的高悅欣,“是她有事!”

    不等夜晚歌回答,帝御威輕輕的推開她,然后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仔細檢查了一番,確定她完好無事,那顆怦怦直跳的心才漸漸安定下來。

    一貫淡漠的他,一張俊臉上滿是緊張。

    一把推開辦公室的門,視線越過其他人,往沙發邊上的夜晚歌身上投去,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她拉入懷中,“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剛簽完合約從會議室走出來的帝御威,遠遠的便聽見辦公室里傳來的慘叫聲。慘叫聲凄楚無比,他心房的位置猛的一顫,立刻飛奔至總裁辦公室。

    “啊——”一聲慘叫響徹周遭,震的空氣都跟著顫抖起來,周遭立刻多一份凄楚的氣息。

    趙曼芙反應過來之后,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所有的怒氣在這一刻再也無法隱忍。理智瞬間崩潰,再也顧不得維持自己溫柔的完美的形象,操起高悅欣手中的水杯就往夜晚歌的臉上砸去——

    那一雙狡詐的眸子里,滿是不屑與幸災樂禍。

    高悅欣始終看不出一絲表情的臉上,卻閃過一絲鄙夷,夜晚歌此刻的表現,被她理解為心虛的垂死掙扎。現在年輕人心高氣傲,呈一點強也是能理解的。不過,在她嘗到趙曼芙的厲害后,不知道還會不會這樣逞強呢?

    剛才隱隱抽噎的女員工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視線觸及高悅欣那冰冷的眸光后,趕緊捂著嘴巴,驚恐的低下頭。

    下一秒,夜晚歌譏諷的勾起唇角,鄙夷的漠視她,然后點頭,“對,沒錯,就是賤女人在罵我!”

    “賤女人罵你!”趙曼芙似乎被氣糊涂了。

    賤女人三個字,讓夜晚歌大為惱火,所以沒有等她說完,便打斷,“賤女人罵誰呢?”

    她咬著唇,“賤女人,我給你一次機會,你趕緊跟我道歉。否則……”

    趙曼芙是含著金鑰匙出身的,又被家里人寵慣了,哪里能咽的下被漠視的這口氣。

    就像這時,她挑撥完了,趕緊又出來勸解。可這表面上看上去像是勸解,其實又不是勸解。她端著茶杯的那一刻,就在想不知道這滾燙的茶水潑到人的臉蛋上那會是多么壯觀的場面呢?

    高悅欣能一直擔任帝御威的助理,其自身敏銳的觀察力和未雨綢繆的能力占據重要原因。她本是偏袒趙曼芙的,畢竟她可是省長千金,來頭不小,可是夜晚歌到底是帝總帶進來的,而且還親自囑咐她要好好照顧她,讓她做他的貼身秘書,高曼芙實在摸不透帝總這么做是什么意思,于是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偏向。

    “趙小姐,您喝杯水,消消火……”

    一直靜靜站著隔岸觀火的高悅欣,適時的站了出來,笑著勸慰道,“趙小姐,不要生氣了,不要生氣,都是帝總裁的客人,大家和睦相處。”她走到飲水機旁邊,倒了一杯水端了過來。

    趙曼芙再次被氣的說不出話來,高挑的身材都氣憤的顫抖起來。

    “你——你——”

    “對!”夜晚歌還是絲毫沒有畏懼的看著她,清澈的眸光里明顯蘊含漠視與不屑。

    “你說我蠻不講理?”趙曼芙不敢置信的瞪著她,在她的記憶里還沒有人敢這么說她。

    傲慢的語氣,不禮貌的動作,讓夜晚歌厭惡的勾起唇角,然后抬頭直視她,“害怕什么?省長的女兒就可以仗勢欺人,就可以蠻不講理了嗎?”

    她氣勢更加囂張,指著夜晚歌的腦袋,“怎么了?害怕了?”

    然而,這一幕看在趙曼芙的眼里卻頗為得意。她自認為,對面的女人肯定是害怕了。她是堂堂省長的千金,對面這個看起來文文弱弱的女人敢得罪她嗎?

    這時的夜晚歌微微的低頭,倒不是害怕面對對面殺氣騰騰的趙小姐,而是在進一步揣測這位趙小姐和帝御威的關系。

    但是又害怕自己太過火的一面恰巧被簽完合同回來的帝御威看見,不好太過發作。她雙拳握緊,緊得骨節都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在心里早已將對面的女人咒罵了千萬遍了……

    趙曼芙在聽到是帝御威親自領進公司,還給她安排做他的貼身秘書這句話后,心里的怒火早已翻騰了幾百次了。

    高悅欣介紹完了之后,靜靜的站在一邊,有些幸災樂禍的看著眼前的兩位大美女。

    那介紹的口氣總有明顯的警告意味,似乎是在警告夜晚歌不要仗著和帝總發生過點什么,就可以扯高氣揚了。在這位趙小姐的面前,你什么都不是!

    高悅欣很滿意自己的挑撥效果,繼而又對著夜晚歌道,“這位是趙小姐,s省長的掌上明珠!”

    趙曼芙一聽,馬上又暴躁了起來,“什么?貼身秘書?”

    果然!

    高悅欣的老奸巨猾是出了名的,她表面看上去是在平息辦公室里騰起的怒氣,實則上卻是火上澆油。她故意將帝總裁親自和貼身秘書這幾個字加重聲音……

    高悅欣繼續滿面含笑,“趙小姐不要著急,我這就幫你們介紹下。”她轉頭看著夜晚歌,那笑容里明顯有一絲停滯,“這位……小姐,她是今早上帝總裁親自領進公司,然后又安排在總裁辦公室的,說是要讓她以后做總裁的貼身秘書。看起來這位小姐跟帝總裁關系蠻熟的……”

    她難道是帝御威的情人?還是?

    剛才她可以囂張跋扈的要開除女員工更加能說明,她跟帝御威的關系不簡單。

    看大家都對她畢恭畢敬的模樣,她跟帝御威的關系絕對不簡單。要不然,她也不會因為自己出現在帝御威的辦公室這點小事而大發雷霆的。

    這個趙小姐跟帝御威到底是什么關系?

    看著趙曼芙,再看看高悅欣,很明顯的恭維模樣。夜晚歌淡定的表面之下,心已經不能平靜。

    高悅欣臉上連忙展露一絲笑容,“趙小姐,您息怒……”那滿面含笑的模樣,明顯的也帶著討好與敬怕。

    看見高悅欣進來后,趙曼芙收斂了下怒氣,道,“高悅欣,你來的正好,你快告訴我這個女人是誰?她怎么會坐在帝御威的辦公室里,她跟帝御威到底是什么關系?”

    其實,聰明如她,她早已猜到了一切……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高悅欣環顧四周,看看散落滿地狼藉的文件,再看看怒發沖冠的趙小姐,然后故作不明的問。

    “高姐……”

    那名抽噎的女員工看見高悅欣后,向她投以一記求救的眼神。

    進來的不是帝御威,而是秘書長高悅欣。

    咯吱一聲,總裁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推開。

    “你……你……”長這么大沒有被人這般諷刺過的趙曼芙再也不能淡定,她騰的一下子沖到夜晚歌的面前,“你……”

    夜晚歌雖然也是富家千金出生,但是她一向為人低調,收斂。她平日里最痛恨的就是那些仗著自己的身份,扯高氣揚,仗勢欺人的野蠻小姐了。很顯然的,眼前的這位趙小姐囂張跋扈的行為,是深受她鄙視的。

    “我說趙小姐,您確定您的聽力是正常的嗎?我建議您找家耳科專業醫院,好好的檢查下。”夜晚歌蹙起眉頭,一字一句的諷刺道。

    “你剛才說什么?你再說一遍?”空中中能清晰的聽聞趙曼芙的咬牙切齒聲。

    女員工也愣了,明顯的被夜晚歌的話震懾住了。在她的潛意識里,應該沒有人敢這么跟趙小姐說話吧?

    空氣中除了顫抖的抽噎聲外,就只聽見趙曼芙隱忍怒氣而急促的呼吸聲。

    “我說你是典型的傷及無辜!”夜晚歌同樣看著她,絲毫不畏懼那如火一般向她射來的眸光,“人家一個努力工作的員工,忍受了你蠻不講理的發泄后,你還要開除人家?不是傷及無辜是什么?”

    清脆的聲線劃入空氣中,傳入趙曼芙的耳畔。她惱怒的扭頭正視她,雙眸中盡顯無邊的嫉妒,“你剛才說什么?”

    “趙小姐,這是典型的傷及無辜!”

    “滾——”

    “不要……趙小姐……我是真的不知道她是誰……真的……求求你……不要開除我……”女員工剛剛止住的淚水又開始蔓延,她哀求的看著趙曼芙。

    女員工立刻驚悚起來,能進入帝國集團工作是多么無尚的榮耀,她能進入帝國集團是托了很多關系,然后憑著自身的努力過關斬將才拼搏來的。怎么能說被辭退就辭退呢?

    趙曼芙絲毫不領情的將那一堆文件再次拋入空氣中,怒吼道,“滾,你明天不用來上班了。”

    惶惶不安的女員工將撿起的文件重新放回總裁辦公桌上。

    女員工撿完地上散落的文件后,起身顫抖著聲線道,“趙小姐……您不要生氣……帝總裁馬上就快回來了……”

    可是,她必須要保持形象,保持完美的形象。所以,她隱忍著,忍的咬牙切齒。

    如果不是怕帝御威回來后會看見她粗魯的一面,她現在就想上去扇這個放肆的女人。然后,狠狠的撕爛她那勾起的紅唇。

    趙曼芙一瞬不瞬的盯著對面的女人,夜晚歌眼眸中的譏諷意味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

    夜晚歌不動聲色的看著眼前的一幕,繼續無視對面高個美女眼眸中的殺氣,微微勾起的紅唇,有一絲譏諷在蔓延。

    這一刻,空氣中除了女員工隱隱的抽泣聲外,再無其他聲音。

    女員工咬牙吃痛,卻也不敢發出任何聲音。委屈的淚水瞬間彌漫眼角,她瑟瑟發抖著蹲下身子撿起被砸得滿地都是的文件。

    一聲怒罵之后,一堆文件砸到女員工的頭上。

    “混賬!”

    女員工驚恐的躲閃著趙曼芙即將噴火的眼神,驚恐的眸光之下也有些許的無辜閃過。她說的是實話,她真的不知道這個女人是誰。帝總裁親自帶進來的女人,誰人敢過問……

    那名低頭的女員工身子明顯的一哆嗦,額頭冷汗不斷的沁出,她支吾著,“對不起……趙小姐……我也不知道她是誰……”

    夜晚歌沒有絲毫畏懼的淡定眼神,使得趙曼芙更加的惱羞成怒,她一拍桌子,“這個放肆的女人到底是誰?這是堂堂帝國集團總裁辦公室,她有什么資格坐在這里?”

    只可惜此刻她怒發沖冠的模樣,扭曲了她那一張美艷的有些妖嬈的臉蛋。使得她美艷的形象大打折扣。

    緊身裙錯綜復雜的腰身交替間鑲嵌的都是上好的南非真鉆,散發出璀璨光芒的鉆石,無形間為她增添了些許亮彩,將她周身的女人味忖托的更加淋漓盡致。

    對面這個怒氣沖沖的女人,其實長的不賴。高挑的身材,比例均勻,該大的地方大,該收斂的地方收斂,標準的s型身材。一身性感的黑色緊身裙,將她那呼之欲出的胸部,忖托的更加圓潤豐滿。白皙的臉蛋上,紅唇尤為性感,一頭長發被染成了棕色,做成了自然的蓬松卷。隨意的搭在腰間,肩上,無時無刻的彰顯著性感妖嬈的成熟韻味。

    相對于那名女員工的惶恐模樣,夜晚歌則顯得淡定多了。

    她怒氣騰騰的模樣,著實嚇壞了原本就有點心驚膽戰的女員工,她惶恐的將頭低的更低,“她……”

    她指著夜晚歌,扭頭問低頭恭敬站著的女員工,“說,她是誰?這是帝御威的辦公室,她怎么能坐在這里?她有什么資格?”

    趙曼芙的妒火在這一瞬間全然膨脹……

    夜晚歌一身湖藍色連身裙,荷葉袖是一層雪紡薄料,一對藕臂若隱若現的暴露在空氣中。胸前還配有一串純白色的珍珠長鏈,忖托的她胸前裸露的肌膚更加的水靈,讓夜晚歌看起來更加的大方,高貴了些,大方中透著靈氣,高貴中又透著一種纖細不染的清新氣質。

    趙曼芙這才看清了對面女人的面容,女人清純脫俗,精致的瓜子臉上有著攝人心魂的靈動大眼,卷而翹的長睫毛,小巧的鼻翼,性感的櫻桃小嘴。嬰兒般的水潤肌膚,配上精致的五官,勾勒出無與倫比的視覺沖擊。

    她先是一愣,隨即放下手中的雜志,站了起來,禮貌的問好,“你好,對不起,剛才看的太入迷了。”

    這一聲又尖又細又怒的高亢聲線,終于將夜晚歌拉回現實。

    她霍的站了起來,指著夜晚歌問,“你是誰?你為什么坐在這里?”

    她的“視而不見”,無疑是導致趙曼芙心里妒火瘋長的主要元素。不可一世的趙大小姐,哪里受過這樣的“怠慢”。

    所以,夜晚歌壓根沒有注意到對面有個女人在看著她。

    夜晚歌正在無聊的翻閱著手中的雜志,雖然雜志上的內容很沒有營養,也很無趣,不過看久了竟然發現還有那么一些搞笑。

    趙曼芙冷哼了一聲,眉頭不悅的蹙起。潛意識里,她只認為帝御威的辦公室坐著的女人只能是她,所以對著這個比自己早一步坐在辦公室里的女人。她心里那團妒火,騰的一下子串起。

    趙曼芙坐定后,才注意到對面的沙發上竟然還坐著一個女人。女人低著頭正翻閱著手中的雜志,故而看不見女人的容貌。

    那名尾隨著她的女員工,眼神中閃過一絲驚恐與為難,卻也不敢多說什么。畢竟,帝總裁和這位趙小姐,她都得罪不起。

    “恩。”趙曼芙冷哼了一聲,然后繞過辦公桌,直接大咧咧的坐到帝御威的位置上。

    “是這樣的,帝總裁現在正在會議室簽署一個重要合約。盛小姐,您稍等。”女員工臉上明顯的帶著討好的笑容,笑容下還隱約可見一絲誠惶誠恐。

    那名高個女子隨即踏了進來,背對著夜晚歌問那名女員工,“帝總裁,人在哪里?”

    推門的是一名身穿職業裝,胸前佩戴員工卡的女員工,只見她笑容滿面的對身邊的身材高挑的女子道,“趙小姐,您請進。”

    敲擊聲越來越近,最后推門而入。

    敲擊聲伴隨著細碎的交談聲……(全本小說網,www.rlrgtp.tw,;手機閱讀,m.wodugu.com{太}{悠悠}小說 щww{wodugu][com}

窩讀谷中文網提示:
①若在閱讀時發現有錯誤或缺章,推薦您點擊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進入百度查找本章上下節。②本站域名為窩讀谷的全拼(wodugu.com),360瀏覽器下快捷鍵CTRL+D可添加本站至收藏夾。③請務必遵守中國法律法規相關政策,若有意見建議可點擊頁面下方的站長郵箱。

如果窩讀谷中文網收錄的文學作品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即刪除。
由于收錄作品繁雜,如有不健康的內容歡迎點擊舉報(在章節內容的右上方)。

Copyright© 2015-2019 http://www.rlrgtp.tw All Rights Reserved.

窩讀谷手機站 站長郵箱 豫ICP備13011957號-1


马来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