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青春 > 天道至尊驅魔師 > 番外026:寫保證書的帝尊大人

   點擊進入原版閱讀
【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   

番外026:寫保證書的帝尊大人



  -    -    -    -    - 

<太-悠悠>小說щww.wodugu.com
    (全本小說網,www.TAIUU.COM)

    寒冬過后又是迎來初春,魔都中一改兩月前冰雪封天的模樣,似乎萬物都開始復蘇。

    魔神跟神族之主的大婚雖已過去大半年的光景,但近幾日魔域再度開始熱鬧起來。

    不為別的,只因為魔神帝尊跟神族之主的那對兒龍鳳胎寶貝的一周歲即將到來。

    當初神族戰事未平,小公子跟小公主的滿月宴便被擱置了下來,如今四海八荒皆是一片升平,魔神帝尊覺得當初委屈了自家的小公主,所以大手一揮,立刻命魔神宮開始提前為小公子和小公主籌備周歲宴。

    一時之間,周歲宴的請柬三遍了四海八荒,就連西境都是被魔神大人特特送去了一份。

    眾人皆知,魔神大人雖有三個孩子,卻獨獨最寵小公主,所以為了討得魔神大人的歡心,魔族乃至各族間的人在一接到請柬后就立馬絞盡腦汁的開始籌備禮物。

    魔域開始歡騰了,眾神之巔也開始歡騰了,就連收到請柬后的梵境跟妖域也開始歡騰起來了。

    只不過本該最歡騰的魔神帝尊大人卻在發過話后詭異的安靜了下來。

    安靜得有些不尋常的帝尊大人此時懷中抱著自己的寶貝小公主,正一臉可憐巴巴的站在魔神寢殿大門口,一雙暗紅的眸子幽怨地盯著殿內不看自己的妻子,哪里還有當日在魔川殿內那意氣風發要給自己的寶貝小公主大肆操辦周歲宴的得意模樣。

    軒轅天心一手抱著已經能咿咿呀呀張牙舞爪的小未來,一手牽著笑瞇瞇的團子,背對著殿門,面無表情地催促內殿正在收拾行李的月笙跟魅月,“將未來的一些小玩具也收拾了,免得咱們回了神主宮還得重新為他置辦。”

    內殿里,月笙笑得見牙不見眼,收拾起東西來的速度一點都不含糊。而身邊的魅月卻是透過珠簾,一臉同情的看了看站在門口的帝尊大人。

    做什么不好,帝尊大人非得作死呢?!如今惹惱了天音大人,現在又巴巴地站在門口裝可憐,何必呢?!

    說到這帝尊大人作死,那可真是有些一言難盡了。

    自打帝尊大人跟軒轅天音大婚之后,可謂是日日春光滿面,其實這些也沒什么,一個打了千萬年光棍的人終于娶到了媳婦兒,得意一些也沒什么,可關鍵就是這位帝尊大人他自己得意就得意吧,他還非得讓別人不如意,那就有些令人頭疼了。

    三個月前某帝尊大人故意氣跑了神龍,讓得神龍一氣之下帶著晗嬈上神跑回了第九天。

    兩個月前,某帝尊大人故意氣跑了龍邪尊主,讓得龍邪尊主撂了挑子,帶走后析回了遠在炎域主城的后卿部落。

    一個月前,某帝尊大人有事兒沒事兒就去撩撥狐不歸,還時不時的當著狐不歸的面對著還在沉睡的夙離放殺氣,讓得狐不歸總是擔心在自己一個不注意的情況下,夙離便會被帝尊大人給給偷偷捏死,所以為了避免夙離遭到某人的黑手,狐不歸抱著還是小狐貍的夙離匆匆返回了青丘。

    帝尊大人做這些事兒的時候,軒轅天心幾乎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畢竟她也知道某人那醋勁兒有多大,逼走神龍他們也不過是不想他們來打擾剛剛大婚過的自己二人。

    可是讓軒轅天音忍無可忍的是…帝尊大人太過重女輕男,完全就是一副女兒是個寶,兒子是根草的態度。

    幾日前帝尊大人廣發周歲宴請柬,其實最開始連小未來名字的邊邊角角都是沒有的,完全是一副為女兒辦周歲宴的模樣,若不是瞧見軒轅天音那不善的目光后,他才不情不愿的在請柬上添上了小未來的名字,只怕一個多月的后周歲宴就壓根沒有小未來的什么事兒了。

    兒子女兒都是自己生的,手心手背都是肉,軒轅天音每個都疼都寵,奈何帝尊大人卻重女輕男,讓得軒轅天音發了怒,一氣之下便叫月笙開始收拾行李,要帶走兩個兒子返回第九天。

    這不,春光得意了大半年的帝尊大人如今開始在門口裝孫子了。

    要知道帝尊大人雖然是有女萬事足,可是他最在意跟看中的還是媳婦兒啊,這媳婦兒都要快被氣跑了,帝尊大人表示他整個人都開始不好了。

    不好了的一個上午的帝尊大人眼瞅著內殿里月笙收拾行李的麻利手腳,開始有些站不住了,也不管軒轅天音是不是還在惱怒中,抱著小明日就沖了進來。

    “天音……”帝尊大人可憐兮兮地瞅著軒轅天音,對于那正偷偷幸災樂禍瞧著自己的團子,先是不著痕跡地瞥去了一個陰測測的目光,然后再次可憐兮兮的轉到軒轅天音的跟前,“天音,還有一個多月便是周歲宴了,你回了第九天,那周歲宴怎么辦啊?”

    軒轅天心冷臉睨著他,淡淡道:“小明日不是給你留在這里了嗎?”

    “可周歲宴也是臭……小未來的啊。”帝尊大人討好道。

    軒轅天音目光瞥了一眼他話中正睡得香甜的明日小包子,挑眉:“喲,帝尊大人這會兒倒是想起了小未來也要滿周歲了啊?”

    這話說得,讓得帝尊大人立刻覺得心臟瞬間被戳了好幾刀。

    嘴角微抽,帝尊大人一臉可憐兮兮地看著軒轅天音,正想開口說些什么好話,哪知軒轅天音話鋒一轉,冷笑繼續道:“不過小未來的周歲宴就不勞煩帝尊大人費心了,既然你都沒準備,那我就帶著他回第九天去操辦也是一樣的。正好咱們一人一個,也省得神族跟梵境那邊來回跑魔域。”

    帝尊大人的一張俊臉變了,軒轅天音這話可不是什么好話,怎么聽都感覺是要分家啊。

    瞧得軒轅天音一番話落繼續垂眸去逗懷里的小未來,帝尊大人就忍不住心里一陣兒一陣兒的泛酸,天音次次都是為了這些個臭小子而不要本帝,兒子什么的簡直太討厭了。

    期期艾艾地低頭看了一眼懷中睡得正香的寶貝閨女,雖然瞧著那一張粉雕玉琢的圓臉兒心都快化了,可是卻依然悲從心起。

    傻閨女,你娘都準備不要你跟你爹了,你還睡得跟小豬一樣,真是個心大的孩子!

    可惜,心大的小明日還未滿一歲且又睡得純熟,一點都沒有察覺到自家父尊的那股悲意。

    就在帝尊大人躊躇間,內殿里收拾行李的月笙卻是提著一大包的東西出來了。

    朝著軒轅天音露出一個明媚歡快的笑容,就道:“阿音,都收拾好了,咱們什么時候走?”

    月笙的話說得太快,快得他身后的魅月拉都沒拉住,只見魅月一臉無言的抬眸看了軒轅天音跟帝尊大人一眼,然后飛快的將臉撇到了一邊,瞬間擺出一副‘不關我事’的模樣。

    傻月笙,你怎么就是記不住呢?帝尊大人可是個下心眼記仇的啊。

    果然,魅月心中的想法還未落,小心眼兒記仇的帝尊大人立刻朝月笙飛去了一個陰冷無比的眼神兒。

    “現在就走。”帝尊大人的小動作又如何能瞞得過軒轅天音,她在淡淡瞥了帝尊大人一眼后,也不管后者是個什么可憐表情,直接一手抱著小未來,另一手牽起團子,便抬步要朝門外走去。

    瞧得軒轅天音這一動,帝尊大人立馬不干了,也不裝可憐裝孫子,那俊臉黑得跟鍋底似的,一步擋在了寢殿門口,打死不讓開的模樣道:“不許走,要走也可以,帶上本帝跟小明日。”

    看著如此無賴的帝尊大人,月笙跟魅月二人一臉黑線。

    堂堂魔神帝尊跟個耍賴的孩子似的堵門,這樣的行為真的好嗎?

    可惜人家帝尊大人可不管這行為好不好了,目光執拗地看著軒轅天音,反正就是一副‘不讓走,要走也得帶上本帝一起走’的模樣。

    軒轅天音目光平靜地看著他,也不動怒,只是雙眸微瞇,淡淡道:“讓開。”

    ‘唰——!’

    堵門堵得強硬的帝尊大人再次變臉,可憐兮兮地道:“天音,我知道錯了……”

    “哪里錯了?”軒轅天音不為所動,看著他淡聲問道。

    能屈能伸的帝尊大人立刻道:“哪里都錯了。”

    然而,近日正在牙牙學語的小未來趴在娘親的懷里,咧開小嘴露出兩顆剛長出來不久的小白牙,沖著自家裝可憐的父尊就脆生生的來了一句:“瞎扯——!”

    ‘噗呲——!’

    月笙跟魅月二人沒忍住,笑出了聲兒,就連一直乖乖不語的團子都是哼哧哼哧的捂著嘴偷樂。

    要知道這‘瞎扯’二字,還是當初赤焰經常掛在嘴邊的,小未來聽多了,也就學會了,有事兒沒事兒就會開口嚷嚷著‘瞎扯’二字。

    結果,今日好巧不巧的就有了這么神來一筆。

    帝尊大人嘴角一抽,看著自家那咧嘴著傻笑的兒子,原本臉上可憐兮兮的表情頓時開始出現了裂痕。

    而軒轅天音雖然臉上繃住了笑,不過看著兒子的目光中也是染上了笑意。

    帝尊大人眼尖,在瞅見軒轅天音眼中的笑意后,雖然心中依然想揍一頓小兒子的小屁股,可是也立刻把握時機打蛇上棍,期期艾艾地湊近軒轅天音,可憐巴巴地道:“天音,我真的知道錯了,我都改了,真的。”

    軒轅天音抬眸看了他一眼,不語。

    帝尊大人再次湊近少許,一把擠開團子,討好道:“本帝保證,以后小明日有的,小未來也有。”

    “就小未來?”軒轅天音挑眉。

    帝尊大人立刻一把再次撈過被自己擠開的團子,趕緊道:“還有團子。”

    見帝尊大人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樣,軒轅天音的心中其實壓根就不信他的保證,可是瞧得某人俊臉上又可憐又委屈的神色,雖明知道他是裝的,她卻還是心軟了。

    “那下次你若再犯又如何?”

    為了哄好媳婦兒的帝尊大人立刻不假思索的就答道:“若本帝再犯,天音你說什么就是什么。”

    “將明日給我。”軒轅天音伸手,帝尊大人立刻將懷里抱著的寶貝女兒遞了過去,嘴上還十分討好地道:“天音你抱不住他們兩個,小未來就我來抱吧。”

    可惜軒轅天音在接過小明日后卻并沒有將另一只手上的小未來遞過去,而是眉峰一挑,沖著書房努了努嘴,道:“鑒于你的信譽度太低,我實在無法相信帝尊大人的保證,所以煩請帝尊大人進去給我寫張保證書出來吧。”

    “保…保證書?”帝尊大人傻眼,估摸他這一輩子都不知道什么是保證書。

    而軒轅天音卻是淡定地點頭,道:“保證書,保證你以后再也不會重女輕男,否則我就帶著孩子回第九天,你一個人留在魔域。寫完之后記得簽上帝尊大人你的大名,別忘了還得印上你的魔神私印。”

    帝尊大人眼角有些抽搐了,賣身契他當年倒是寫過,可是這保證書……

    “真的要寫嗎?”帝尊大人有些呆滯地問道。

    “必須寫。”軒轅天音一臉堅決。瞧著一臉不情不愿的帝尊大人,軒轅天音一挑眉,“怎么?不愿意?若是不愿意的話那我就……”

    “寫!”似乎生怕軒轅天音又說出若是自己不寫她就帶著三個小包子回第九天般,帝尊大人在深深吸了一口氣后,悲壯道:“我寫,馬上就寫。”

    “很好。”軒轅天音滿意了,笑容可掬地看著一臉悲壯的帝尊大人,朝著書房努了努嘴,道:“去吧,我等著。”

    春光得意了大半年的帝尊大人悲壯地去研磨寫他漫長人生中的第一份保證書去了,而軒轅天音抱著兩個小奶包,再次笑瞇瞇地坐回到了軟榻上。

    看著一旁目瞪口呆的月笙跟魅月,心情不錯地道:“月笙,魅月…將行李先放回去吧。”

    月笙跟魅月呆滯的看著書房里埋頭苦寫保證書的帝尊大人,有些魂飛天外地拎著行李又回了內殿。

    他們又一次被懼內的帝尊大人給刷新了一次三觀跟下限,魔神帝尊寫保證書啊,真是聞所未聞……

    ------題外話------

    問世間情為何物?

    帝尊大人答曰:一物降一物!(全本小說網,www.rlrgtp.tw,;手機閱讀,m.wodugu.com{太}{悠悠}小說 щww{wodugu][com}

窩讀谷中文網提示:
①若在閱讀時發現有錯誤或缺章,推薦您點擊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進入百度查找本章上下節。②本站域名為窩讀谷的全拼(wodugu.com),360瀏覽器下快捷鍵CTRL+D可添加本站至收藏夾。③請務必遵守中國法律法規相關政策,若有意見建議可點擊頁面下方的站長郵箱。



如果窩讀谷中文網收錄的文學作品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即刪除。
由于收錄作品繁雜,如有不健康的內容歡迎點擊舉報(在章節內容的右上方)。

Copyright© 2015-2019 http://www.rlrgtp.tw All Rights Reserved.

窩讀谷手機站 站長郵箱 豫ICP備13011957號-1


马来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