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仙俠 > 十印仙王 > 第二十五章殺手锏

   點擊進入原版閱讀
【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   

第二十五章殺手锏



  -    -    -    -    - 

   廖無涯,再一次捕捉到,龍騰移形換影的方位。他疾行而動,比龍騰更先一步的趕到,守株待兔的準備重創龍騰。

  “龍騰要輸了。”

  劍才堂區域,面色慘白的官冷煙說道。

  柳小喬點頭道:“嗯,龍騰移形換影的桃木牌符紋,已經被廖無涯師兄識破,他無法避開廖無涯師兄的攻擊了。”

  “龍騰上去比試,就是找虐,他無論是修為境界,還是覺醒的血脈紋的條數,都弱于廖無涯師兄。就算是對上官冷煙師姐,他也是輸。”李秀嘲笑道。

  靈才堂,武才堂的弟子們,一個個又面帶喜色了,看到龍騰受虐,他們很是開心。

  靈藥堂區域內。

  金五眼睛通紅,道:“龍騰小師弟,你到底有沒有殺手锏?如果有,為什么還不用呢?”

  胡漫冷哼道:“金五師兄,你現在還覺得龍騰有殺手锏?我早說過,他是在吹牛。”

  ……

  “龍騰,跪下給我師傅道歉!”

  廖無涯霸氣低吼,一拳轟向移形換影,落在他攻擊范圍內的龍騰。

  這一刻,嬰兒般大小的血色老鼠,也從后方遁風飛起,撲咬向龍騰的后頸脖子,龍騰已經深陷絕境,馬上將遭遇重創。

  尹玄長老,金五,莫小飛等關心龍騰的人,一個個握緊雙手,心跳都要停止。

  胡鳳,錢雨,蘇小天等恨龍騰的人,這一刻,恨不得拍手叫好!

  突兀!

  龍騰一揮手,乾坤戒中,飛出三株一米半高的天寒草!

  龍騰右顴骨上的辛金印輪紋,催發出辛金寒氣,瞬間涌入這三株一米半高的天寒草內,三株天寒草重新獲得生命一般,它們干枯的枝葉,又一次綠化!

  七品天寒草的冰封寒氣,瞬間狂暴,在龍騰身體周圍凝聚冰氣之網!

  廖無涯見了鬼一樣,將轟出的拳頭收回,這前方可是絕世毒物,見血封喉,他這一拳要是轟上去,被天寒草上的毒刺刺傷,必將暴斃當場。

  從后方遁風飛起,咬向龍騰的嬰兒般大小的血色老鼠,避之不及,直接一頭撞在冰氣之網上,冰氣之網仿佛蜘蛛網捕獲獵物一樣,狂暴冰氣瘋狂衍生,將血色老鼠凍結。

  廖無涯的周身,瞬間冒出寒氣,他的頭發與眉毛快速結出冰霜,血色老鼠是廖無涯的血脈凝成,當血色老鼠受傷,他也會跟著受傷。

  龍騰也是頭暈目眩,他的頸脖上,被血色老鼠噴了一口毒血,現在毒性開始發作。

  但是,龍騰做了一件,讓所有人驚駭莫名,震駭到頭皮發麻的事情。

  他左手抄起一株天寒草,右手又抄起一株天寒草,左右開弓的向被冰封身體,只有腦袋露在外面的血色老鼠的頭上打去。

  廖無涯嚇得差點尿崩,他驚恐咆哮:“啊……不要……龍騰你住手……”

  “讓我住手?那就跪下認輸!”

  龍騰的臉色都開始變青道。

  廖無涯臉色一僵,他可是覺醒六道血脈紋妖孽級天才,怎么能受此羞辱?

  “龍騰,你也中毒了。不及時治療,會毒攻心脈,無藥可解!”

  廖無涯看著龍騰發青的臉,威脅道。

  龍騰手中的天寒草,慢慢向血色老鼠的頭靠去,道:“廖無涯,你真想要試一試,天寒草的毒素,能否見血封喉么?”

  廖無涯驚悚之極,血色老鼠是他血脈凝形而成,與他的血脈相通,如果七品天寒草轟在血色老鼠頭上,他必定第一時間中毒,將會被見血封喉,無人可救。

  “胥明長老……我……我認輸。”

  廖無涯無比不甘的喊話道。

  胥明長老立即高聲宣布:“這一屆七堂會武,龍騰第一!”

  話末,胥明長老向龍騰低吼:“龍騰,還不收起天寒草,你真想毒殺同門么?”

  龍騰指著自己黑青的脖子,朝胥明長老怒道:“胥明長老,你看清楚了,是誰對誰用毒了?”

  說完,龍騰冷冷盯著廖無涯,道:“廖無涯,我讓你跪下認輸,要不然我們就看誰先死!”

  “放肆!”

  姬君昊宗主一怒而起,衣袖一揮,霸道的地圣之力,直接瓦解七品天寒草的寒冰,讓廖無涯的血色老鼠逃走。

  廖無涯收回血脈凝形的血色老鼠,遁退十米開外,警惕的盯著龍騰。

  “違規,這是違規!”

  胡羽長老反應過來后,激動大喊:“龍騰以毒物逼人,這是違規的。”

  “對,這是違規,這場比試不能算數!”

  刁青長老急忙附和道。

  龍騰在演武場上,搖搖欲墜道:“胡羽長老,你這話說的太不公平,我是靈藥堂弟子,我沒有資格去爭取銘紋寶器,難到我用自己培植的植物做武器,都違規?”

  觀戰臺上,尹玄長老如夢初醒,立刻力挺龍騰道:“不錯,龍騰說的話極對,我們靈藥堂的人,最強的手段就是種植靈物。我們用自己培植的植物,來做武器,有什么不可以?你們靈才堂的弟子有本事的話,也可以去培植天寒草,用天寒草做武器,我不會有任何意見!”

  刁青長老怒道:“尹玄長老,你這是強詞奪理!”

  “什么叫強詞奪理?難到廖無涯就沒有用毒?他不用毒,他剛才能贏劍才堂的官冷煙?”尹玄長老針鋒相對道。

  “這能一樣嗎?廖無涯用的是壬水印輪的特殊之力!”刁青長老爭辯道。

  “有什么不一樣,不都是毒么?”尹玄長老不服道。

  “宗主,請您做主。”

  葉曇長老向姬君昊拱手道。

  諸位長老們都看向姬君昊宗主,姬君昊的決定,將直接關系到這次七堂會武的第一名歸屬。

  如果龍騰用七品天寒草做武器,被允許的話,他就將成為第一名,因為無人敢面對七品天寒草,這可是見血封喉的絕世毒物。

  演武場下的弟子們,這一刻,才紛紛反應過來。

  龍騰逆轉逼迫廖無涯認輸的一幕,對于他們來說,太過驚人,太過奇葩,也太過震撼!

  “這……這,這也太驚人了。用七品天寒草做武器,龍騰也不怕毒死自己?”

  “太嚇人了,這可是七品天寒草,只要一片葉子刺中廖無涯的血色老鼠,廖無涯就必死無疑了。”

  “恐怖啊,這龍騰真是太可怕,他竟然能這樣手持七品天寒草做武器,他就不怕毒死自己?”

  “這樣能算數嗎?龍騰用毒物逼迫廖無涯認輸,這并非比武獲勝吧?”

  “……”

  各個分堂的弟子們,在議論紛紛。

窩讀谷中文網提示:
①若在閱讀時發現有錯誤或缺章,推薦您點擊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進入百度查找本章上下節。②本站域名為窩讀谷的全拼(wodugu.com),360瀏覽器下快捷鍵CTRL+D可添加本站至收藏夾。③請務必遵守中國法律法規相關政策,若有意見建議可點擊頁面下方的站長郵箱。

如果窩讀谷中文網收錄的文學作品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即刪除。
由于收錄作品繁雜,如有不健康的內容歡迎點擊舉報(在章節內容的右上方)。

Copyright© 2015-2019 http://www.rlrgtp.tw All Rights Reserved.

窩讀谷手機站 站長郵箱 豫ICP備13011957號-1


马来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