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仙俠 > 超武時代 > 第六百四十八章 暴打

   點擊進入原版閱讀
【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   

第六百四十八章 暴打



  -    -    -    -    - 

  

  池水里“撲騰撲騰”的,把毛仁龍和毛仁雄都嚇出了一身冷汗。

  忽然,一個人影從池水里鉆出來,頂著一張被打的稀巴爛卻有點熟悉臉,血糊糊的嘴巴張開,看起來就像是一頭想要吃人的僵尸。

  毛仁龍毛骨悚然,一拳轟過去。別看他年紀大了還有個大肚腩,這一拳的勁道卻是不弱,“嘭”的將那人影打飛出去。

  人影飛出去之前,只來得及叫出“毛局”二字,就倒撞在溫泉池里的一塊火山石上,后腦狠狠撞擊石頭發出“嗵”的一聲,撞了個腦袋開花,腦漿迸裂。

  毛仁龍一拳打完,才驚醒過來,問毛仁雄道:“你聽到他說什么了嗎?”

  “好像是……好像是劉偉強的聲音!”毛仁雄喃喃自語道。

  毛仁龍驚的渾身汗毛倒豎:“劉偉強?”

  劉偉強雖然是警察系統的人,卻跟毛仁龍走的很近。平日里毛仁龍有什么用得上警方出面的事情,都會放在高武園區警察局來辦,也正是這個原因。

  可劉偉強怎么突然滿臉開花的跑到溫泉會所來,難道?

  毛仁龍和毛仁雄忽然聽到一陣腳步聲,猛地回頭去看,赫然看到一個年輕人出現在池邊,正微笑著看過來。

  “你是什么人?”毛仁雄大怒道:“你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嗎,來人啊,來人啊!”

  門口應該有毛仁雄的保鏢,可無論他怎么大喊大叫,一點回音都沒有。

  毛仁雄心墜入谷底,顫聲道:“你想干什么?”

  來的正是高遠,他慢慢蹲下來,饒有興趣的看著兩個光禿禿的家伙,笑道:“毛仁龍局長,毛仁雄老板,我沒認錯吧?”

  “你到底是誰?”比起慌亂的弟弟,毛仁龍鎮定許多,冷聲問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怕你們不知道你們做過什么。”高遠淡淡的道:“毛仁龍,我來問你。你和你弟弟官商勾結,狼狽為奸,欺壓良善,強取豪奪,你知罪嗎?”

  “你胡說什么?”毛仁雄怒道。

  “毛仁雄,你為富不仁,強奪專利,勾結警察,陷害無辜,你知罪嗎?”高遠側目,森然的道。

  毛仁雄被高遠目光直視,雖然置身在溫乎乎的溫泉池中,卻不由得有一股涼氣在全身蔓延開來,忍不住道:“小子,你再胡說八道,信不信我告你誹謗?我認識全國最厲害的律師,黑的都能說成白的,我讓他告你,把你告進監獄,讓你蹲大牢!”

  高遠呵呵一笑,忽然閃電般的伸出手去,一把扣住毛仁雄的手腕。

  還不等毛仁雄反應過來,就聽到“咔嚓”一聲,清脆無比的骨折聲在溫泉室內響起,足足過了一秒鐘之后,毛仁雄的慘叫聲才遲鈍的跟隨而來。

  “啊啊啊啊,你弄斷了我的手,這是傷害罪,我不會放過你……”毛仁雄驚恐的看著斷成“L”型的手臂,痛叫不已。

  “咔嚓……”他的威脅還沒說完,又是一聲,另外一只手臂也斷了。

  然后他就被拖出溫泉池,高遠一腳跺下,廢掉了他的一條腿,又是一腳跺下,毛仁雄的四肢就全都粉末性骨折了。

  所謂粉末性骨折的意思就是,毛仁雄的四肢已經沒有治療的必要,可以直接考慮哪個牌子的義肢比較好了。

  “啊!啊!”毛仁雄放聲尖叫,疼的快要暈厥了。

  毛仁龍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渾身戰栗個不停,他城府極深,卻也控制不住內心的恐懼。

  “你想干嘛……有話好好說!”看到高遠打傷了毛仁雄之后,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毛仁龍退后一步道。

  從高遠的出手,毛仁龍判斷出來,這是一個不要命的亡命徒。

  最可怕的是,這還是一個不要錢也不問青紅皂白的亡命徒。

  別人犯罪都要有個理由吧,打人總得有個征兆吧,高遠不同,直接動手,招招致命。

  有句俚語怎么說來著:愣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高遠就是不要命的,毛仁龍自詡是瓷器,是日后要入閣的大人物,就算有一身本事,也不敢硬碰硬。

  高遠瞄了眼毛仁龍的大肚腩,厭惡的道:“我想干嘛?我想干的很簡單,就是讓你們兩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下半輩子好好享受癱瘓在床的滋味。”

  “你別亂來,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談。”毛仁龍滿頭大汗的道。

  高遠道:“哦,怎么談?你貪贓枉法的事情,談一談?你草菅人命的事情,談一談?你官商勾結的事情,談一談?還是說你縱容你弟弟干的那些齷蹉事,要不要也談一談?”

  高遠每說一句,毛仁龍渾身的肥肉就抖一抖,聽到最后忍不住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叫高遠!”高遠淡淡的道。

  “什么!”毛仁龍瞳孔放大。

  就連在地上掙扎扭動著的毛仁雄也停下來,終于明白為什么會突然被人打斷四肢了。

  高遠道:“你弟弟和龍云公司勾結,利用你的職權和影響力,陷害三姝研究所,把我的三個朋友關起來,折磨拷打了半個多月,想要搶走我的藥物專利。我現在,就是替她們來討個公道的。”

  毛仁龍哆嗦道:“你說什么,我不懂。你一定是搞錯了,這是個誤會,誤會!我奉勸你年輕人,不要沖動,千萬不能沖動,我是官員,你要是打傷了我,那不是簡單的刑事案件,就是政治事件了,我們坐下來,心平氣和的解決這件事好不好?”

  高遠笑呵呵的道:“不好意思啊,我是個年輕人,年輕人就是喜歡沖動,就是血氣方剛,就是一言不合拔刀就干,就是不考慮后果。”

  毛仁龍臉都綠了,他活了幾十歲,還是第一次見這種油鹽不進膽大包天的人。

  就在這時,一陣雜亂的腳步聲響起,嘩啦啦十幾個軍人沖了進來。

  毛仁龍眼睛一亮,如釋重負,驚喜不已的叫道:“我是毛仁龍,京都武道管理局的毛仁龍,這個人要襲擊我,你們快把他抓起來!”

  說完,毛仁龍惡狠狠的看向高遠:“小子,我不管你是誰,你把我弟弟打的這么慘,我要你拿命來償!”

  

窩讀谷中文網提示:
①若在閱讀時發現有錯誤或缺章,推薦您點擊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進入百度查找本章上下節。②本站域名為窩讀谷的全拼(wodugu.com),360瀏覽器下快捷鍵CTRL+D可添加本站至收藏夾。③請務必遵守中國法律法規相關政策,若有意見建議可點擊頁面下方的站長郵箱。

如果窩讀谷中文網收錄的文學作品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即刪除。
由于收錄作品繁雜,如有不健康的內容歡迎點擊舉報(在章節內容的右上方)。

Copyright© 2015-2019 http://www.rlrgtp.tw All Rights Reserved.

窩讀谷手機站 站長郵箱 豫ICP備13011957號-1


马来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