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仙俠 > 超武時代 > 第六百四十五章 非人折磨

   點擊進入原版閱讀
【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   

第六百四十五章 非人折磨



  -    -    -    -    - 

  

  高武園區警察局今天值班的警察一共有二十二名,除去幾位后勤人員,還剩下十六人。

  發現情況不對,當值班的局長劉偉強帶著七八個手下全副武裝沖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七個滿臉開花認不出誰是誰的倒霉蛋。

  “是你干的嗎?”劉偉強勃然大怒,舉起手槍指著高遠。

  “你是局長?我正等著你呢!”高遠淡淡一笑:“身為一個武道社會的警察局長,居然用槍,你真是讓我失望啊。”

  話音未落,高遠的身影已經如同鬼魅般的激射而出,神行百變身法被他激發到了極致,其中更融入了龍象般若功的強力,一聳肩,如龍咆哮,撞碎一個警察的胸骨,一抬腿,如象奔騰,踢碎一個警察的下巴。

  只是一瞬間,還不等劉偉強開槍,他身后的七八個手下已經全都倒下了,一個個骨斷筋折,慘呼不決。

  “你……你想干什么……”劉偉強嚇的魂飛魄散。

  “我的朋友在哪里?”高遠過去,一巴掌拍掉劉偉強手中顫抖的已經無法瞄準的手槍,冷冷問道。

  “你的朋友是?”劉偉強顫聲問道。

  “何美伢,何美玲和何美美。”高遠道:“帶我去見她們。”

  “我帶你去。”劉偉強只覺得一股殺氣和寒氣撲面而來,幾乎要尿了褲子,哪還敢反抗。

  劉偉強在前,高遠在后,走進冷清清的警察局。

  幾個內勤警察驚恐萬狀的躲在辦公室里,有人藏在辦公桌下面瑟瑟發抖,有人趴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有人在報警。是的,有人在報警,堂堂一個警察局的警察,居然在報警,真是讓人笑掉大牙。

  高遠押著劉偉強走在警察局里,四周的一切動靜都能用超能力聽的清清楚楚,自然也聽到了那顫抖著的報警聲,不禁搖頭道:“你們這些警察,遇到了危險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怎么保護市民?除了魚肉百姓官商勾結,你們還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嗎?”

  劉偉強哪敢反駁,只能喏喏點頭,心中卻惡狠狠的想:等援兵來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警察局不大,高遠很快就來到審訊室門口,超能力中出現了室內的對話。

  “美伢姐,我扛不住了,我想喝水,我兩天沒喝水了。”一個虛弱的聲音,是來自何美玲的,她是三姐妹里身體最弱修為最低年紀也最小的,半蹲在窗口,兩只手都被銬在窗戶的柵欄上。

  這個高度很缺德,被銬著的何美玲無論是站直身體還是蹲下,手腕都會被手銬勒的劇痛,只能半蹲。

  可一個人怎么可能永遠半蹲著,身體撐不住徹底蹲下之后,手腕很快就被勒出猩紅的勒痕,然后皮開肉綻,時間一長,甚至有可能血肉壞死導致截肢!

  這樣被銬著已經很難受了,普通人連幾個小時都撐不住,而三姐妹甚至連水都沒得喝,上廁所吃東西更是想都別想。

  至于睡覺,頭頂上十幾盞炙熱的大燈炙烤著,比夏天的中午站在大太陽底下更亮更熱,怎么睡得著?就算神經強悍睡著了,這房間里可是有機關的,隨時隨地會有一蓬涼水從天花板的滅火器上噴下來,把人噴的瞬身濕淋淋,還怎么睡?

  這些疲勞轟炸的折磨手段,在警察局里簡直再常見不過了,三姐妹從被扣押就遭受種種非人折磨,已經超過半個月,此刻油盡燈枯,形銷骨立,再也難以堅持。

  “堅持一下。”何美伢的聲音同樣虛弱,嗓子干啞,幾乎要說不出話來了。

  “我堅持不住了。”何美玲說著,忽然身體一歪,側倒下去,雙手的手腕被手銬勒住,本來就磨的血肉模糊的手腕劇痛鉆心,疼的她發出一聲輕哼,卻無力再蹲起來。

  “美玲!”何美美痛苦的叫了一聲,想要去幫忙,雙手卻被銬著,難以挪動身體。

  “姐,我活不了了……”何美玲嘟囔了一聲。

  “別說胡話,快起來。”何美伢凄楚的道。

  何美玲忽然笑了笑:“我要是死了,就去找找高遠。如果我找到他,他一定會保護我的。如果我找不到他,說明他還沒死,他就會來保護你們,你們說好不好?”

  “好……好!”何美伢想哭,可她嚴重的缺乏水分,哪里哭的出來?

  人生最大的悲哀莫過于,想哭的時候,卻連一滴眼淚都沒有!

  高遠聽的真真切切,心中涌動起一股難以熄滅的怒火,走到審訊室門口,嘭的一腳踹開了門。

  三姐妹吃了一驚,以為又是警察來逼問。

  何美玲道:“讓我死了吧,我死也不會跟你們同流合污的。那些藥是高遠研究的,我不會……高遠?我是不是死了,我怎么看到高遠了?”

  何美伢和何美美無法回答,因為她們也同樣看到了高遠。

  高遠一個箭步沖到三人面前,抬手“咄咄咄”幾下,三人腕上的手銬應聲斷裂。

  三人的身軀齊齊一軟,癱軟在地,她們的腿早就麻木,站也站不起來,蹲也蹲不下去,腿佝僂著,匍匐在地上,仰著頭看高遠,眼睛里全都是錯愕。

  雖然高遠給她們切斷了手銬,她們依然有點懷疑,眼前這個少年是不是真的高遠,還是誰戴了人皮面具,又或者,干脆是一場夢。

  “姐,我好像出現幻覺了。”何美美道。

  何美伢道:“我也是……我好像看到高遠了?”

  看到她們三個一臉茫然失措的樣子,看到她們蓬頭垢面的樣子,看到她們的嘴唇都干裂的樣子,看到她們手腕上被手銬勒出來的模糊血肉和佝僂著無法伸直的腿,高遠只覺得心在滴血!

  兩世為人,高遠從來不曾這么憤怒過。

  即便是被羅瑞恒等人背叛,他也沒如此憤怒。

  怒火熊熊的在胸膛里燃燒,高遠覺得方才打爆的那幾張臉實在太輕了,應該打斷這些家伙的四肢,把腦袋切下來當球踢才對!

  “我不是夢,也不是幻覺,我回來了!”高遠蹲下來,輕輕摸著三姐妹的臉頰,輕聲的道。

  “高遠,你回來了?”何美伢顫聲道:“不是做夢?”

  “我沒死?”何美玲問。

  “不是幻覺?”何美美道。

  “不是夢,不是幻覺,你們沒有死。”高遠道:“我回來了,你們沒事了!”

  “那就好……”三姐妹齊齊的說著,忽然全都閉上眼睛,竟然暈了過去。

  她們遭受了太多的折磨,一直靠著頑強的意志支撐,此刻知道自己安全了,放下了渾身的戒備,身體防御本能瞬間崩塌,就此暈厥。

  

窩讀谷中文網提示:
①若在閱讀時發現有錯誤或缺章,推薦您點擊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進入百度查找本章上下節。②本站域名為窩讀谷的全拼(wodugu.com),360瀏覽器下快捷鍵CTRL+D可添加本站至收藏夾。③請務必遵守中國法律法規相關政策,若有意見建議可點擊頁面下方的站長郵箱。

如果窩讀谷中文網收錄的文學作品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即刪除。
由于收錄作品繁雜,如有不健康的內容歡迎點擊舉報(在章節內容的右上方)。

Copyright© 2015-2019 http://www.rlrgtp.tw All Rights Reserved.

窩讀谷手機站 站長郵箱 豫ICP備13011957號-1


马来三分彩走势图